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叶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单身族的长假艳遇计划  

2009-06-20 10:25:12|  分类: 情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9月1日到20日间,我没有再接顾明的电话,也没有回他的短信。起因是他说要忙装修,没有时间来看我,让我自己保重。相处了一年,看来他没有把我当未婚妻的意思,装修这种事情都没怎么和我商量过。我一气之下,发了个简短的断交宣言,然后视他的一切消息为透明。痛定思痛,我接触了一系列媒人,在十一前定下了7天长假的相亲计划,一天见一个,还不信本小姐嫁不出去了!     也许是心不曾死,也许是仅仅出于寂寞,我已经对介绍相亲司空见惯、麻木不仁了。对于第三次相亲,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矜持和忧郁
 10月1日 
  第一天的相亲在沉默中度过。   对方不太爱说话,面面相觑了一阵,我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叹气的声音,之后看见了他蔓延到脖子根儿的红晕。   10月2日   我迟到了,比约好的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。这个小小的广场上,穿黑衣服的男子蛮多,迷茫中映入眼帘一个脸色铁青的男子,在我出现的刹那,他露出了勉强的笑容,我想该是他了。“是你吗?对不起,我来晚啦!”忽然想起这竟是一首Hip-Hop歌曲的歌词,是描述网友见面场景的。我们的活动还是进餐,他强颜欢笑地和我聊着天,估计依然暗自气恼我的不守时,我则小心翼翼地吃着眼前的东西。 
    以前我没有和男人AA的习惯,因为我觉得那是对优秀男士的一种侮辱,但是今天我付了自己那份账,怕自己在对方眼中成为既不守时,又蹭吃蹭喝的女人,太伤自尊。虽然没有记住多少谈话的内容,但对方皱巴巴的脸当晚就进入了我的梦境,犹如恐怖电影中的男主角一般。 
  10月3日   这次我决定以喝茶的方式见面,因为觉察到相亲大多会影响食欲的。“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会很协调的。”寒暄一阵后,男士蹦出了这么一句话。我看了看手中的杯子,确认杯子里的是茶不是酒。“你说什么?”我想我可能听错了。“怎么?都什么年代了,这种事情可以摊开说的。”“哦。”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:“像你这样的美女,年龄也不小了,身边总该有几个要好的男朋友吧?”“我可没那么前卫。”“呵呵,不可能吧!那你寂寞的时候怎么办呢?”“什么怎么办?”我笑着问他。“如果没人陪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他给我一张名片,我拿过来看了看,上面除了姓名和电话没有别的内容。抬起头看看他,眉目清秀。“呵呵,你怎么收费?”“哈哈!”没想到他乐得挺开心,“你误会我了,我真的挺喜欢你的,愿意和你一起快乐,一般的女人我还看不上呢!”“呵呵,一般男的我也看不上。”“那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他微笑着。“一般吧。”我说。
    10月4日 
  介绍人说:“这个小伙子个子又高,又帅,还是医学院的硕士,很想找个二十七八的女朋友,合适就结婚。”事实上,我们聊得也比较开心,也许是压抑了太久,这天我像话痨似的滔滔不绝。分手之前,问了他的年龄。“我25。”老天,他的面目立刻在我眼前暗淡下去。姐弟恋我是难以接受的。 
  10月5日   “咱们去检查身体吧!我想我们还是比较合适的。”在与这个穿绿衬衣的男人约会1小时后我听见了这样的话。晕!   10月6日   今天推掉了一个事先安排好的约会,实在想歇一歇,失望倒是不可怕,可怕的是天天失望。   10月7日   早上收到了顾明的消息:不管怎么样,我们见见吧。小区大门口,他瘦瘦的背影清晰可见,我神情冷淡地迎过去,他却一反常态地搂住了我的腰,接下来我们的嘴唇贴在一起。 
“这是他吗?我熟悉的那个‘木头’。”我一边想一边瞪大眼睛看着他,距离太近,估计形成了对眼儿的状态。“想干点什么?”他问。“看你这么不着四六的,我们去看《2046》吧。” 
  “你没有和你妈妈说过,你认识了我这样一个英俊的男青年吗?”看着电影睡着了的他,出了影院,立码来了精神。看着他跑装修练就的灰头土脸,我撇撇嘴:“这还英俊呢?整个儿一个忙碌中的包工头形象。”“但我有着掩藏不住的良好气质呀。”“扑威(呸)!”我将鄙夷的气吹进他的耳朵里,他却突然抱住了我:“你喜欢的浴缸,我已经装好了,你要求的2米宽的大床我也买了……”   “早点回家休息吧,明天要上班了,这个假期简直比上班还忙!”我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但这个可爱的家伙居然没有追问,我们在路灯下吻别,然后各回各家。想了想,这七天的长假过去了,今天才是最愉快的一天。
  一个人的风景 
  从来没有这样怀着悲伤的心情过过一个长假。   原来也不是没过过一个人的日子,但一下子恢复单身再迅速面对这么热闹的一个国庆,我的眼睛里看不见任何快乐,拥挤的人潮中一对对情侣的亲昵甚至让我懊恼,晴天白日的就没来由地流下眼泪,惹得火车上对面的小男生奇怪地探究墨镜下的这张脸。   我的目的地是一个古城,那里有最早的银行、完整的城墙、精明的财主的后代,那种人文的魅力已经在电视上感受了多次,我抱着去找故事的心态,企图能释放自己明知无法释放的心情,还有那枚断成两截的玉戒指,女式的那枚。   多么不甘啊,这么好的骄阳,这么美的风景,可惜你不在,我的灵魂也跟着你跑了,我一个人撑着个空壳到处走,窗外的树丛快速地走掉,心里的眼泪却怎么也流不出去。   什么时候我成了单身了呢?手机响了,另一个朋友从上海发来短信,说她也在陌生的城市一个人寂寞着。世界上有那么多孤单的灵魂,我们不该掉眼泪。   古老的街道上,我把手伸给一个卦摊的主人,问他新长出来的痣是什么意思。左手上那枚男式的戒指不协调,只能戴在中指上,不是你常戴的无名指,管它呢,只要我看见它会想起你就行。我要提醒我爱着。   听不到这人在说什么,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想睡觉,我终于置身于这样的街了。 去掉了文明的外衣,闻着古老而玄妙的气味,我爱着你,是我带着你一起旅行的。不离不弃。   “你佛缘重,所以在感情方面容易有挫折。就像唐僧取经必须要有磨难一样。”这个并不苍老的人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。“经过了这一切,方能修成正果。”   “可是你什么都没问我啊,生辰八字什么的。”   “你不觉得你眼睛里写满了受伤后的痛楚吗?”   看起来他更像个心理医生。   “我该付多少钱?”   “有缘人,不需要付钱。”他起身收拾了桌子,锁上小小的店铺,“初次来吧,我陪你逛逛吧。看你一个人也没个伴儿。”   我开始仔细端详这个近中年的男人,皮肤黑黑的,但眼睛有神,穿着得体,不算是个江湖骗子。再说满街上摩肩接踵的游客,他构不成让我恐惧的原因。开始随着他走。   不时有各色男女相挽着走过,轻声细语中我想着那些有你相伴的日子,幸福原来曾经离我们那么近……我戴好太阳镜,不能让自己的眼泪这么不合时宜,这是一个炫耀甜蜜的季节,孤独的人不可耻,而如我这般的心有牵挂的人却承受不起太阳的拷问,我终于把你给丢了,把爱人丢了的人是行尸走肉。   “多久没有人抱过你了?姑娘,你看上去太孤单太忧郁了。”这个男人像是什么都不在乎,伸出只胳膊,我自然而然地挽着他,这个季节,我不愿意孤单,是的,好久没有人抱过我了,我需要虚荣的感觉,我怀念被爱的滋味。   “两年前,我来到这儿,洗尽了我的前尘,斩断了后路,只为一个女人。我天天读着各种各样的人的脸和手,间或陪一陪像你这样的落寞单身女孩。日子也就过下来了,即使她不会再回来,我也不再跟命运争执。教你一招儿,闭上眼,站在太阳下,你就能看到你爱的人。来,试试吧。一切都会过去。”   热闹的街头,两个陌生的人站在非常好的太阳下面,各自想着心中的人,就这样融化在自己的心思中了。   一个人的旅途中,我看不到任何风景,但感受到了些许真情。讲述:欲望城市一个人的旅行 巴黎的LV手袋   同事们在热烈地讨论着“十一”黄金周怎么过,他们大都拖家带口,单身的盈盈没有兴趣插嘴,心里却在盘算,今年出国公干频繁,已经攒下的旅程数足够飞一趟欧洲,虽说她恨极了搭长途机,但是依然好过在家一个人独自发呆或是冲到街上人挤人。   盈盈定了机票,一号的下午她已经坐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咖啡室里。想了很久,还是决定来巴黎吧,虽说来了N多次,但是这里就是有一种百看不厌的魔力。这城市才是地地道道的五十年不变,塞纳河两边的建筑最新的也有半个世纪的历史。夸张一点讲,在巴黎吸进的空气都是有文化的。盈盈落脚在一个发小家里,放下行李便奔了市中心。   十月的天气,在巴黎也是最好的,不冷不热,走在街上,阳光照下来,暖暖的,柔柔的。 
盈盈漫无目的地闲逛着,从协和广场到凯旋门,一家家的商店细细参观,折回来的时候,她挑了一间有阳光房的咖啡室靠窗坐了下来。对面便是LV巨型手袋广告,设计别出心裁,楼体左侧是LV经典的咖啡色上有数个花形图案的长方形手提袋模型,也就是多年前盗版已经臭遍街、安徽小阿姨都拎的那种;楼体右侧是LV的新款——白底上彩色花形图案的手提箱模型,现在秀水已经有仿冒的那种。这模型足有三层楼高,醒目非常,行人从手袋前穿行而过,情景有趣。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,三三两两。盈盈悠闲地坐着,喝着卡布基诺,她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条肌肉都是轻松自在的。 
  远远的,盈盈望见一个男子走过来,典型的巴黎人,不高大但是很挺拔,全身素黑,他走得缓慢而有韵律,渐渐靠近盈盈,深棕色的头发,消瘦的面颊,异常清秀的五官,他微蹙着双眉,那双眼睛真是夺目,说不清什么颜色,但是包含着无限的情绪。盈盈心中一动,她招手买单,摸出信用卡,递给侍者,眼睛却始终锁在窗外。那侍者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不肯离去,盈盈不耐烦地重复:“快一点,我赶时间。”那侍者依然如旧,盈盈不得不抬头望了他一眼,那侍者不急不恼地说:“消费15欧元以下,不能刷卡。”   盈盈走得匆忙,没有换欧元,她气结,再望向窗外,那男子已经没有了行踪。盈盈心里暗暗骂娘,不能不迁怒于那侍者,于是和他理论,那侍者的英文仅限于刚才那一句,情急之下,他开始结巴,让盈盈哭笑不得。   “我帮你结。”一把操着标准普通话的男声插口。   盈盈回过头,一个中年男子,当然是中国人,不英俊,但是高大,穿着也很得体。他很自然地坐到了盈盈旁边,“还赶时间吗?我请你再喝一杯?”   盈盈没有拒绝,这男子一定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,盈盈倒是没有不好意思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   “这儿有一种甜点很好吃,值得一试。”那男子自作主张又叫了其他。盈盈没有答话,眼睛依然盯着LV的广告。“喜欢?”那男子问。盈盈笑笑:“好东西谁不喜欢?!”她又想起刚才窗外的那双眼睛,由衷地说:“真是美!”“我送你,一会儿过去挑。”那男子说。盈盈收回目光,仔细打量面前的男子:“你一定知道那花费不菲。为什么?”“因为我喜欢。你刚才干吗要追那小帅哥?难道你想嫁给他?想和他一夜情?都不见得吧,只是喜欢。”他望着盈盈笑着说。   盈盈陡然对他添了兴趣,这男子有意思。“你当真?我是敢要的!”“我也是敢送的!”那男子接口。两人对望了一眼,不由得都笑出了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