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叶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网恋,我固执守候了三年  

2009-06-21 10:00:19|  分类: 红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你相信有人会因一首诗而延伸出一段感情故事吗?   那是王维的红豆诗: 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?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还有另外一首词,这才是整个故事的关键所在: 一封书,珍重缄将两粒珠,嘉名红豆乎。 树全枯,却重苏,生怕相思种子无,天教留丰珠…… 
  我看到这些诗词的时候是在2004年6月10号,本来故事应该在那天彻底完结。可是我却固执地使它又延续了三年。 
  他的声音温柔如水 
  我从小深受中国古典诗词文化的浸润,对江南的喜好由来已久。事实上,在2003年的秋天,我真的收到过一包来自南国的红豆,是我同寝室一个女生的哥哥邮寄给我们的,可是我把它扔了。我从没想到自己会和江南发生真正的关联。 
  谁也没想到,2004年5月,我却认识了一个温州人。他叫杨瑞,是我的网友。最初喜欢他是因为他的声音,那么温柔。他娓娓地诉说着他从前的女人得了绝症,要死了,已去美国治疗。 
  我一时兴起,说你做我哥哥好吗。我没有亲生的哥哥和姐姐,很想要个哥哥保护。他说做哥哥太亏了,做男友好了。我居然信以为真。那时我还没买手机,就用朋友的熊猫手机一天之内给他狂发了几十条短信。 
  他当时快要毕业了,我几乎每天都和他上网联系。有时,他也主动打电话过来,他那时已在温州龙湾的一家猎头公司上班,他的学校在瓯海,从瓯海到龙湾很远,有近一个小时车程,他每天都要在学校和单位来回跑。 
  暑假时他问我有什么打算,我说武汉天气热,我要回家!他说你不打工挣钱吗?温州人的经济意识的确是超一流的,他的话带给我极大震撼。我从此有了强烈的就业恐惧,甚至觉得自己一贯懒懒散散简直有罪。 
  不久,我寄了张相片给他,是校庆时拍的,那时的我青涩得很,没什么气质。相片照得也不怎么样。其实,为了寄照片给他,我还专门出去拍了一组照片,可当时天气热,新照的效果也不怎么样,我只好邮寄了那张愚蠢的照片给他。结果可想而知。他看到我的相片后,对我就不像先前那么热情了。 

  听说他的另一面
  到了2004年6月10日,他突然说不喜欢我管他太多,让我不再去找他。心烦意乱的我,随手翻开他的QQ空间,空间里存着他写的几篇文章,文章中他不断提到一个名叫豆的女孩。此外,就是王维的诗和那首红豆词。我觉得豆身上的一些特质,和我相似,而有些又和我不同。但不管怎样,我都被那些细腻的文字所打动。所以,本来宣告终结的感情,我又固执地使它单方面延续下去。
  2005年3月,我经过多方打探,终于进入他的同学录中。他所有的大学同学,能联系上的我全都QQ上短信上电话上,与他同寝室的三个室友,我也联系上了两个。
  我第一个联系上的是他温州的同学,没得到什么有效信息;第二个是他杭州同学,他好奇地问我喜欢杨瑞什么;第三个是和他关系还可以的同乡,他叫我不要喜欢杨瑞,说他绝对不会喜欢我; 第四个是和他同寝室的,他郑重地告诉我杨瑞根本不是什么好男人;第五个是和他上下铺睡了两年的室友,他也说杨瑞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  大家几乎众口一辞,杨瑞根本不值得爱。他们说,他从来就是一个在外边玩的混混,超级丑,人也卑鄙。还说他是超级游戏狂,学习其实很坏的,和我交往时,他就一直在补考。每一个人都论定:杨瑞这个坏东西,根本没有喜欢过我,他只是一时兴起和我聊天而已。
  我问他们杨瑞身边有没有一个叫豆的女人。他们说没见过什么叫豆的女人,可能是游戏里面的吧,说他在现实中得不到满足,只有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找自信、找刺激。
  他们的话完全颠覆了我对杨瑞的想象,我不知该信自己还是该信他们。我希望找一张他的照片,也许那样我能更好地了解这个男人,可惜的是,没有人有他的照片。

  查清他的家庭住址
  我只想见杨瑞一面。 2005年的7月15日,我给杨瑞发去最后一封情书。在他拒绝我后,我于8月往他公司打了电话。
  你问我怎么知道他公司的电话?是这样的,我先在他QQ资料上看到他公司网址,然后查出公司在温州国大广场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国大是在龙湾,他没告诉我。但是我从他说每天早上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,判断出国大在龙湾。 后来我查到了,的确如此,因为我是一个疯狂热烈的服装设计爱好者,我最喜欢的温州一家服装公司也在国大,就在他们楼下。我以前读过江户川乱步和爱伦·坡的推理小说,另外,我数学不错,逻辑思维能力特别强。
  扯远了,继续说我给他打电话吧。当时他不在,电话是一个女孩接的。我把和杨瑞的故事跟那个女孩说了,那女孩听了唏嘘不已,她劝我不要再找杨瑞,说他为人不怎么样,但另一方面,她又把杨瑞的最新联系方式交给了我。
  查到杨瑞的电话后,我想顺藤摸瓜找到他的家庭住址。刚开始,我一筹莫展。这时,网上一个叫阿恩的温州朋友帮了我。他给杨瑞打电话,假称自己是快递公司的,有邮寄包裹给他,但由于地址不确切,无法送达,杨瑞就把家庭住址告诉了他。
  知道杨瑞的家庭住址后,我决心去温州去找他。买了火车票后,我的钱已不多了,但我还是做好出行的准备。我联系了阿恩去火车站接我,尽管我那时还没见过他,我想如果实在没钱,他应该会借钱给我。另外,我还联系了一个叫阿潮的温州网友,他也帮过我,他甚至邮寄了一张温州地图给我,让我对温州了解得更加详细。
  走之前,我用我初中同学的QQ号和杨瑞又通了一次话,我模仿同学的语气,他没听出来是我。我问他为什么和桃妖(我的网名)分手,他还是说他不喜欢桃妖管着他,其实我也没管着他,隔那么远管得了吗?那都是借口。
  原本是9月17号下午1点半的火车,我对温州已经非常熟悉,连去温州途经那些城市我都铭记在心了,但事情却发生了变化。 
  9月16日晚上,我爸生了急病,我妈催促我回家。这或许是天意,我无法成行。 第二天一早,我就赶到火车站把票退了 。然后,很沮丧地发短信给阿恩和阿潮,没想到,这两个当初支持我去找杨瑞的家伙,这时又一个劲地说我这样做是对的。

  三年后方见
  他的真面目
  2005年年底,我在网上再次碰到杨瑞,隔了这些天他已不记得我了。我向他发申请他竟然加了我。我看他QQ资料里写自己是一个飙车爱好者,他告诉我自己现在的景况,他在家,练驾照。他说他做过一段时间保险,因为温州连刮台风,没弄到钱。他说自己留了点钱买了个月光宝盒,又对我说MUSIC好地方里好听的歌很多。后来我的QQ爆了,就没见他了。
  今年3月,我很想知道他过得怎样,就又加了他。这一次,我一眼就看到了他相片。这是喜欢他三年,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真面目。我以为我会激动,但还好,没什么特别感觉。此外,我还看了他写的一些日志,很垃圾的一些废话,但的确是他的东西。我只能默默看着,已没有和他再倾谈的冲动。
  有时我也想,我到底错在哪里?或许是我太过固执,不懂游戏规则。虽然有一些网络恋情开花结果,但也有很多网上情是不能带到网下的。当你不符合一个人的爱情期望的时候,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无力。
  现在我已不再想他,只是记住了他写在空间里的红豆诗词。我给他打过2首英文诗歌,一首是贾斯汀的《为我泪流成河》,一首是艾米莉的《玫瑰与冬青》。这两首诗,不知他还记得不记得。

  熟悉的陌生人
  今天的讲述者把一个沉闷的爱情故事演绎成了一个精彩的推理故事,为了探查到一个从未谋面的网友的真面目,她运用了从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爱伦·坡的推理小说中了解到的东西以及数学、逻辑推理能力。
  网络拓展了人际关系新的一面,那就是造就了一大批熟悉的陌生人。我们熟悉那个人的内心世界,喜怒哀乐、梦想、缺憾、爱好,却不知道那个人的相貌、家庭背景、职业、年龄、甚至性别。网友见到的是内在的虚化的一面,身边人见到的或许只有外化的实在的一面。明了自己的位置,本来是可以相安无事的。但我们都难免吃了鸡蛋还想见识下蛋母鸡的好奇和贪心,硬要把陌生的那一面也彻底翻转过来。
  生活中除了家人爱人朋友同事之外,还有一个或若干个熟悉的陌生人,其实是一件很不错的事,何必要破坏这种多元化的格局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